中国内销五金工具品牌大盘点之 - 手动工具篇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6 16:15

  本来想把手工具/工量刃具/耗材/气动电动工具/品牌一次性说完,整理下来发现国内工具品牌真的已经呈百家争鸣状态,洋洋洒洒几万字下来,竟然不能说完,不得不分成几篇。 也欢迎大家提供有意思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其实我们还有很多的国产品牌走出国门,在全球市场获得了极大大的成功,有机会会为大家讲到。

  甚至可以这么说,余姚不仅品牌层出,而且也是各种中高档手动工具的制造基地,内销众多的手动工具比如卷尺,美工刀,螺丝批,套筒等代加工大多出自余姚。在余姚,你不仅可以找到内销,甚至也是外贸OEM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区域。

  为什么第一个讲到长城精工,确确实实,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长城精工几乎是国内内销手工具品牌的代表者,说第一品牌也毫不夸张,而且名字也取得非常大气。

  长城精工以卷尺制造起家,产品质量非常好,在当时应该是远超后来居上的宝丰,宏迪,更不是商丘虞城这种品质可以比的,甚至还造就了很多后期的卷尺从业工厂,甚至可以说带动了整个余姚工具产业的发展。

  所以在当时长城精工不仅在内销,甚至在外贸圈也名气非常大,拥有齐全的MID证书,外贸订单也是应接不暇,真是风光无两.

  时至今日,品牌与工厂已悄然逐渐式微,部分厂房对外出租,外贸也没了昔日的辉煌。

  可能是有功成身退的想法,董事长朱文江目前状态看 比较热衷于五金商会以及一些五金官方相关的的事情与职务,也成功的担任了工商联五金商会的会长,事实上担任了会长也并没有给长城精工什么突破。某种程度上说可能陷得更深。

  客观的说,跟这几个五金商会/协会关系密切,除了每次展会能给你一个好位置,开会的时候去讲讲话,满足一下自我的集体感,权力感 ,其他并什么太大的作用,消费者可以为产品与服务买账,甚至可以为个人情怀买账,但是这种虚无的官僚主义,大家早就厌透了.

  然而也不能说长城精工没有努力,在2017年,以长城精工为首的几家内销品牌联合五金商会,五金协会等举行了“爱我中化,买我国货“轰轰烈烈的主题活动,然而效果寥寥…

  都说“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这些国产品牌营销祭出这一步棋,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失了水准,但也从中感觉到这些国产品牌受到的重重压力。

  个人觉得长城精工之所以后期乏力,主要还是没能跳出余姚工具制造,五金商会这个圈子,供应链严重不行, 除了自己王牌产品水平尺,卷尺外,其他产品大都维持在二三流,四流的工厂OEM代工。

  如果不能迅速调整产品架构与推广模式,很可能在新一波的浪潮中淹没. 长城精工,任重而道远!

  老板鲁剑波广东五金店起家,可能老板名字有个波字,取了个洋名字波斯,与当时的很多企业的做法法一样,曾一度香港注册波斯工具,用以香港的噱头来打造品牌。

  早些年一直默默无闻,这几年开始发力,全品类机电产品的商超模式,大力支持经销商开店的宣传力度,还算不错的产品质量,比较适合民用接地气的产品价格,这几年快速的崛起,大有接棒长城精工,成为国产手工具一哥之势。

  黄远耀是从长城精工担任执行总理开始直到自创品牌,有自己的组套工厂,还承接一个中低档组套的OEM。

  但是很可惜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品牌一直在三线四线位置徘徊。不温不火,产品除了部分组套 有一些性价比,其他也并无明显的优势,属于吃老本的一个品牌。

  可能得力集团在文具方面做到了行业第一,还请到了杨澜代言,品牌形象扶摇直上,边上有个业绩不尴不尬的得力工具,是不是会让大众误会自己还有个不温不火的工具品牌? 亦或者觉得自己应该有实力扩充一下别的领域.

  凭心而论,那时候的得力工具要设计没设计,要产品没产品,靠老经销商吃老本,被得力集团收购后的得力工具确实让人耳目一新,并且有了得力集团作为背书,同时也开启了一轮全新的向全国进军攻势。

  目前看得力在产品VI设计上有较大的改观外,产品线结构,供应链,推广套路其实与余姚其他品牌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并且整体看去,一股浓浓的高仿史丹利黄黑风!

  我就想问一句, 你得力文具都做得这么高大上的一个品牌了,为什么不学学人家小米呢?玩点高逼格不好吗?非得往这个又老又重的五金机电市场继续发展??

  严格来说,并不能把拓进算进余姚这个品牌圈里,拓进是台湾人张金满在余姚设的套筒厂,虽然现在工厂大部分也搬到了上虞。

  拓进品牌,应该算是正宗的台湾品牌。但是他既然原来在余姚地区,那么我们也姑且算在这个板块里。

  拓进自己本身是生产套筒的,而且做的套筒能算在行业前列里。美国第二大建材超市Lowe’s的名品牌KOBALT所有的套筒/组套就全部在拓进OEM ,规模巨大! 不过现在订单应该被嘉善永航给抢掉了。 所以拓进品牌有着纯正的台湾血统,产品还是非常过得硬的,质量超过了国内大部分的品牌。

  特别是在汽修工具领域,拓进本可以有更大的空间,但是实行的价格体系与营销模式与品牌运作水平实在不敢恭维。

  比如得威斯,比如个人比较喜欢的:卷尺/美工刀品牌:宏迪, 水平尺品牌:飞龙.

  如果这俩家不盲目拓展产品线,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产品,在自己单独所擅长的领域深耕细作,搞不好就是中国的田岛跟开普路。

  一个是株洲的硬质合金刀具制造,(合金刀具属于耗材,我们在接来来几期会说到,先说工具)。

  邵阳是有过一段辉煌的履历的。曾经是我国的重要工业城市,五里牌的湖南省汽车制造厂一年能造2000多辆“湘江”牌货车,邵阳化纤厂是中南地区唯一的粘胶长短丝企业,化工行业全省第一,当时新中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上的三极管零件就是邵阳半导体厂制造的。当时最好的钳子锻造厂不在张家港,而在邵东。

  介绍湖南工具品牌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把湖南出去的人创建的品牌也算在湖南区域里面,毕竟根还是湖南。

  为什么首推威力狮,目前看邵阳内销出去的这帮人,还真属威力狮最为知名,严格来说威力狮应该算是广东系品牌.

  老板李银生,湖南邵阳县人,91年就下海广东,93年开始做五金生意,96年成立了银生五金行,目光敏锐,不久便创建了威力狮品牌,后期凭借着与五金协会/商会的密切关系,在展会上每每都能获得较好的展位,加上本身的大力的推广力度,不俗的产品设计与产品,便迅速的展开了市场,大有成为南方手工具第一品牌之势。

  现在的威力狮品牌也同样出现了后期乏力的瓶颈阶段,同长城精工朱文江一样,李银生也热衷于商会等人脉等事宜,并与朱文江不一样的,李银生还特别喜欢健身,练就成一个健硕的体魄,看起来是体格与事业双丰收啊。

  去年的威力狮厂部搬迁更是把几乎把威力狮的供应商,经销商全部喊去了,做了一个工具行业超级宏大的群星演唱会,鄙人微信朋友圈10条有俩三条在发关于威力狮乔迁庆典, 风光无限,希望这不是威力狮的巅峰!

  老板粟强,湖南邵东人,公司运营在上海, 在广佛五金城也有自己的运营中心与仓库。

  提到百锐,就不能不提到另外一个进口工具品牌-波兰-易尔托工具(YATO)总经理粟刚,我们看名字几乎就知道了。

  百锐的品牌构建基础几乎源自易尔拓,包括人力资源,供应链。甚至财务人员都是共享的 。 而粟刚以及易尔拓则剥离自上海西美工具(原陕西机械进出口公司)。西美是国内知名的手工具出口贸易商。 西美多为过全球各大DIY品牌OEM,其实包括易尔拓本身也是波兰一个MPP档次的工具品牌 。

  侧面说一句,易尔拓早几年风头很盛,这几年却很少听到,原因就是如此,你一个搞DIY产品的,你非得往工业级品牌堆里靠,加上原来YATO几个不懂产品就知道乱吹,猛推的销售经理,品牌走向下坡可以说也是迟早的事。

  百锐因为有强大的外贸体系供应链,所以产品线还是非常好的,虽然大都是DIY中档产品为主而构成,但还是非常接地气的,而且这俩年在电商领域发力蛮多.

  老板卢松林,松亚工具还有一个许亚娥,或许同京东的大强子一样,动情之处有了京东,卢松林动情之处创建了松亚工具。 松亚同世克工具一样为湖南本土品牌。营销范围主要是湖南及周边。

  湘江工具还创建了诸多品牌比如沪力星等,曾在5年前左右有过一段大力推广,极速增长阶段,还弄了一个天虎平台,号称价格屠夫,以极低的价格切入五金店。

  在当时还做的挺有名气,有种湘江牌横空出世,湖南名牌的感觉,事实证明除了价廉还得物美,加上湘江工具在供应链工厂这端付款条件并不好,特别是在余姚欠了很多工厂的钱不付,名声很臭,失去了很多优质的供应商,除了价格低,并没有其他的推广助势,迅速走向下坡。。。

  很长一段时间内,甚至是线上最知名的工具品牌,涵盖产品非常广,虽然产品多以DIY为主,但东西都不算太差,加上线上非常好的价格优势,老A可以说具备了非常成功品牌大部分的潜在优势。

  很可惜这毕竟是在线上,淘宝的排名是随时在变的,淘宝的规则也随时在变的,成就一个品牌很容易,想让一个品牌慢慢的淹没也是很容易,老A终究没能成功走到线下来!据说目前有在尝试找经销商,但是已经过了老A最厉害的那段风口.

  临沂五金市场是北方最大的五金机电市场集散地。依托山东价廉物美的工具制造业,甚至南方的有些批发商都从临沂这边进货。临沂下面的临沭县就是中国最大的锤子制造基地。

  各类扳手,钳子,套筒,螺丝刀等手工具在山东都能找到生产的工厂。尤以扳手,锤子等最为知名。

  比如我们接下来要说到的扳手/套筒/管子钳等北方最大的工厂:文登威力。钻夹头北方最大的生产工厂:威海威达.绳索北方最大的工厂:鲁普奈特等。

  宣传语叫“邦克工具,美国品牌”,实则为不折不扣的临沂五金机电市场品牌。但总体说,邦克工具还是做的不错,还算不错VI设计,余姚系的产品质量,应该说典型的山东临沂工具品牌.

  说一句,无关邦克工具的题外话,为什么中国品牌都喜欢用美国XX,德国XX,甚至台湾XX,香港XX,但实质都是中国品牌,有人说这是崇洋媚外,其实这很正常,我们从农业社会走到今天的工业社会,这是漫长的一步,欧美等发达国家工业起步早我们几十甚至上百年,加上早期中国内地粗制滥造的产品太多,比如温州皮鞋这种。

  所以平常大家还是比较信奉欧美等国外的产品质量,用欧美,日本,台湾,香港等地作为品牌宣传的确也不失为一种无奈而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时至今日,中国早已取代美国稳坐114年的的制造业第一大国的位置,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中国事实上也吹响了向高端工业全面进军的号角。

  美国现在对我们的态度全面转冷,跟我们大打贸易战,本质上是由于我们要向世界最顶尖的利益区域出发,动了美国的蛋糕。

  不过据本人在展会看到的产品实物,似乎长鹿更偏向汽保工具类,而邦克则更偏全品类工具一些,兄弟俩各有千秋.

  老板,褚延运,临沂五金机电商会的会长,曾经的工商联五金副理事长等一大堆官方抬头...

  号称是与台湾英迈合资的品牌,实事求是的讲从产品线的结构上来看,英迈工具产品全面偏向汽修,有那么点台湾的风在,但是从其整体风格质量看却是满满的临沂风...

  老板李秀松,五金销售出身,后来自己开店,到创立特斯品品牌,可能觉得上海比较高大上一点,在上海注册了上海秀松工具有限公司,也算工具人满满正能量的励志故事.

  特斯在宣传上多用上海秀松工具作为背景宣传,这让人有点看不懂了,既然公司叫秀松为什么品牌不叫秀松呢?产品的设计风格上看,属于低配版世达风。

  但是李秀松先生的奋斗之路,值得大多在五金机电市场或在去往五金机电市场路上的业务员好好学习.

  绿林工具不是在临沂,而是在烟台,前身叫烟台芝罘区拓普工厂经营部,品牌特色与邦克,长鹿并无太大的区别。

  广佛五金城在历史上属广东佛山大沥镇区,在宋代已有“大历”之名。此地于明末成化年间开大沥圩(集市),其商业贸易有着较为悠久和浓厚的历史传统。

  大沥作为地名从清代道光年间沿用至今,历经行政区划变革,现为佛山市南海区两街六镇中的一镇。改革开放以来,地处珠三角腹地的大沥镇凭借自身的区位优势、人文环境、工业基础和商贸传统,自发地发展出许多小有规模的商贸市场。

  在八九十年代市场经济初建时期,这里的冒牌旧家电市场、拼装摩托车市场也远近闻名。历经整顿后的大沥镇,原来混乱的商贸市场秩序逐渐走向规范,形成一些较大的专业市场。

  其中,横贯大沥镇东西、全长16.5公里号称“广州的中山九路”的广佛路沿途专业市场最为集中,遍布着各类专业批发市场数十家,囊括了五金、家具、布匹、汽配、茶叶等行当。

  随着2008年第五期项目工具磨具市场的开张,五金城现总面积已达40多万平方米,共计两千多家商户入驻,号称是全国最大的五金商城。它和附近的大转湾装饰夹板城等多处专业批发市场同为民营企业家刘伯琪的旗下产业。

  五金城在大沥经济发展中起到较大的推动作用,被大沥镇政府总结为大沥特色的总部经济之一的广佛国际五金机电城模式,即通过吸引生产企业在此发展,然后将产品批发各地的批发市场。

  其实比较知名的还有原上海的九星市场,也直接促成一大批的品牌,成就了一大批的经销商, 很可惜九星市场被拆掉了…

  做国内品牌不去广佛五金城开个门店,似乎就不能算打开了广东/福建/广西/海南市场了,前面说到的威力狮工具,宏远工具,波斯工具,百锐工具都跟广佛五金厂渊源颇深。

  为什么首推汉斯工具,因为汉斯工具的背景就是广佛五金机电城。也可以说是湖南系品牌,老板赵训也是邵阳人.

  一个是号称台湾煌钢集团而实际运营在临沂的HANS.W 汉斯王,产品以全系列汽修工具,手动工具为主。

  一个是广佛五金城总经理赵训所持有广东汉斯工具有限公司的HANSCH 汉斯,就是我们这里所说的这个汉斯。 产品以电动工具/耗材为主。

  总体说如果汉斯工具能跳出广佛的圈子走出来,也许会有更大的空间。毕竟全系列耗材领域品牌国内还是比较空白。

  前年在展会曾见到一个比较大的全系列工业级耗材品牌“凯普森”,但是后面不知怎么突然没了下文.

  个人认为鹰之印是广东系品牌里最有前途的一个品牌,鹰之印在广东揭阳还有自己套筒旋具制造工厂。

  故事是这么说的,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印尼有一个林道文的华人,在一家德国汽修厂打工,这位林道文先生呢比较勤学上进,跟德国老板一起发明了很多汽修工具,后来战乱,德国人走了,林道文先生辗转把工厂带到了台湾,后来几个儿子一起在广东开了一家长源五金店,而后创建了鹰之印品牌,儿子林众伟还参与投资了揭阳的中德金属生态城。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但无论如何,鹰之印在产品优势还是领先绝大多数国内品牌的,主打产品有自己制造工厂把控,其他产品的供应链也是可圈可点.

  曾经丹阳江苏天工就曾见到他们给鹰之印在OEM,不夸张的讲本篇所列举的品牌能在江苏天工OEM的应该没有吧,这些品牌的麻花钻基本都是在丹阳的小工厂做的(江苏天工隶属国内三大高速刃具制造商之一,下期耗材会讲到)。

  加上工具全品类的商超推广模式(与波斯工具类似). 因为有一些印尼血统,甚至品牌在东南亚也大有发展的趋势。 但是鹰之印整体产品更多还都停留在民用/DIY领域。 在目前基础上想跨出更大一步还有非常多的局限。

  在颜色上与威力狮非常接近,鄙人对百威狮唯一的印象是每每五金展,威力狮的美女模特在走秀,隔壁通道的海威狮的美女在唱歌....

  严格来说,艾威博尔也应该算在宁波的,目前的艾威博尔品牌方好像很刻意在回避那段历史,个人觉得实属没有必要.

  艾威博尔原属于浙江恒力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品牌,细心的读者很快就发现了,对的,就是我在第一篇文章里提到的那个恒力. 艾威博尔就是在恒力最显赫时候的晚期创建的品牌,当时还请的台湾原班人马进行操盘.

  做外贸的跟开手工具工厂的应该都还记忆尤新,当年的恒力在手工具界是很不可一世的,是可以比肩杭州巨星科技的. !

  可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恒力随着HOMEDEPOT订单的流失,让恒力彻底破产,负债累累. 留下了落魄的艾威博尔...!

  除了上述这些机电市场型的品牌,接下来还有一众的制造工厂本身自己创立的品牌。

  杭州萧山的华丰巨箭工具厂,工厂老板王维法原来是跟着台湾人做螺丝批头,强力套筒的,后面引进了生产套筒的冷镦机,生产的套筒特别是在外贸圈逐渐影响大了起来。早期更是受到了杭州巨星科技套筒订单的大力支持,外贸生意从此不断,影响力逐渐增大。

  华丰巨箭还参与到了套筒国标的制定等,后面成立华丰巨箭品牌,前期都以套筒相关的产品为主,这俩年逐渐的发力,增添了全系列手工具,园林工具产品,每每亮相各种展会,推广力度似乎在加大,曾经在某些内销小展会甚至都能看到其老板王维法的身影,老板亲力亲为,加上自身的良好的套筒制造水平,短期内还是比较看好!

  中国手工具的国标,本质上几乎就是把ISO或者德国DIN标翻译过来,大部分几乎是一字不漏的翻译过来,最多也无非把一些数据改的低于ISO标准而已。

  不信你去巨星科技,美瑞实业,STANLEY,KINGFISHER等国内手工具大的贸易商,采购商去把他们的QA/SQE叫过来做,用不了多久手工具全行业的标准都给你做出来。

  每次制定标准还弄一堆行业先进的工厂去起草,还争着去署名,有没有利益关系咱们不知道,但大家抢着去干,俨然把这个当作是一门生意在做。

  早些时候文登威力似乎重点推Maxpower-迈泊工具,但貌似市场效果不是很好,这俩年大力在推威达工具,毋庸置疑,文登威力来做手工具,有着天然的优势。

  文登威力工具本身生产的套筒,活动扳手,管子钳,大力钳,拉马等产品都能算到行业前列,文登威力也是重要的史丹利系的工厂,史丹利大部分的前面提到的这些产品OEM几乎都来自文登威力。

  但是同所有品牌一样,毕竟你不可能把所有产品全部做全,你还得有非常强大的供应链支撑。威力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前途还是非常大的.

  品牌来自张家港天达工具有限公司,天达是国内做管钳,断线钳与山东文登威力齐名的工厂,一个世达系,一个史丹利系。

  其实以“新工工具”在内销行业的知名度本完全没有必要单独拿出来讲的,但是诺大的张家港大新镇,号称全球最大的钳子生产基地,居然没有一个拿的出手的品牌,有的只是OEM与仿牌遍地,唯一可能大家听过的还是这个管子钳的品牌,真是可惜可叹.

  新工工具目前产品线还是以自己的产品线为主,并没有做盲目的扩展,去过天达几次,虽然宋达民已经退休,儿子宋虎已经接手,仍然感觉到天达非常老派的务实作风,值得传承.

  杭州巨星老板仇建平出身于浙江机械进出口公司,外贸起家,起初并没有自己的工厂,纯贸易型公司. 后面接到了大脖子等美线OEM大客户后,加上Homedepot,Lowes的加持,逐渐走向一个又一个巅峰.

  现在已是坐拥俩家上市公司.控股多家知名制造工厂,属于浙江省的制造业百强企业.光工具产品每年出口达30亿以上,当之无愧的手工具行业老大.

  然而号称全球第三,亚洲第一的这家手工具公司,主推的工具品牌,却没有一个大获成功的,不能不说也属行业罕见。

  钢盾目前的总经理田华,曾有过数次谋面,出身自史丹利,为人憨厚,也许钢盾在等待厚积薄发吧.

  力易得原属于美国德事隆Textron集团,现被巨星科技收购,所以算是国内品牌。

  其实同世达一样,力易得最初也是台湾品牌,被美国人收购后玩起来的,曾经的力易得是最有希望成为继世达之后,最厉害的手工具品牌的。

  据说是原日本田岛工具的高管,后创业创立的捷科,现捷科工具还有高管同是日本人。

  创立捷科后,没有能拿到田岛工具的精髓,田岛最厉害的美工刀,卷尺捷科一样都没跟上.

  但总体说捷科也算有了一些日系工具的严谨,所以总体来说捷科的品质还是不错,至少比上述的大部分品牌质量都是要好一些的。

  后辗转流落到嘉兴海宁的一家年轻的公司控股,希望在年轻人手上三圈能有更大的空间,发挥他民族品牌的底蕴。

  吴金虎等在创立宝合工具的时候,完全摒弃了力易得原有的风格,重新开辟了一个以工业工具定制化,工业级产品线,主打工业市场的一个品牌,不得不说确实年轻而且有活力. 而且以新兴的全系列VDE手动工具主打,这是大部分手动工具品牌所没有的,并且还有上海欧维斯工具为其产品背书. (上海欧维斯是国内做全系列VDE工具最大的工厂.)

  感觉有点问题的是,似乎宝合的股东有点多,包括欧维斯的董子亮,甚至原世达第一任总经理李钢浦也参与其中,中国人最搞不清爽的就是合伙.

  其他还有比如山东九鑫的泰山牌,泰山牌依托自己的扳手制造业在中低档扳手领域几乎呈领头羊趋势,有如,嘉兴海宁中国生产活扳手最好工厂之一的胜达工具,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众电商品牌,比如上面提到的老A,浙江嘉兴的上匠工具,河南商丘的埃维特,浙江永康的科麦斯,龙韵工具等。如不能顺利转型,仅仅做线上品牌,或者只做某一个平台,那么可以预见的结果只会是---成也平台,败也平台。

  大体上,在做五金机电生意的五金店也好,厂家也好,大家的品牌意识越来越浓,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也越来越完善,工具品牌,品牌联盟,MRO平台早已遍地开花。

  文中仅介绍市场较为知名的品牌,没有被点到名的,更多的可能是鄙人见识未到,绝非你品牌不够大,勿怪.

  事实上的中国的内销五金机电是非常饱和的,是一个存量市场,在面向全国这几十,上百万的五金城里的夫妻档五金店,这还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存量市场. 我们不仅自己要和自己兄弟品牌竞争,还得更多去跟史丹利,世达等进口品牌去竞争!

  然而不只是工具行业,在工业革命4.0也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完成前,世界的竞争都只会越来越残酷!